馆陶在线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传承苗绣 人大代表的直播带货之旅

传承苗绣 人大代表的直播带货之旅 作者 / 满静静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松桃苗绣第七代传承人石丽平 建议搭建平台助力民族手工艺产业发展  传承苗绣 人大代表的直播带货之旅

  受到疫情影响,经营遭遇困难,石丽平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在淘宝开店。

  今年4月,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松桃苗绣第七代传承人石丽平在淘宝注册第一家店“鸽子花松桃苗绣”。

  一个多月的淘宝初体验,石丽平不仅对互联网平台产生浓厚兴趣,还踏入了直播新天地。

  几天前,她和贵州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华茜、宋水仙一起,体验了一次颇具文化特色的淘宝直播。

  虽然距离直播结束还有十几分钟,石丽平才匆匆走进淘宝直播间,但是看到刚开完会的她,手里拿着一串精致的香囊,认真介绍家乡松桃苗绣、唱苗歌时,网友还是频频点赞。

  这让石丽平对直播带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也对如何通过平台经济带动地方特色产业发展,有了新的思考。

  在石丽平等全国人大代表看来,当前发展平台经济的关键在于科学界定平台责任,尽快出台平台尽职免责具体办法,建立鼓励平台创新发展的容错机制,让平台和商家的经营更有确定性。

  “我们要把苗绣传承好,发展好,利用好,把苗绣一代一代延续下去,和乡亲们一起小康。”

  石丽平围绕“民族手工产业”这一话题,准备了“搭建民族手工平台”、“带动妇女就业增收”等相关建议。“能不能通过政府部门来搭建一个平台,然后由公司自己来运作,公司之间通过平台实现抱团发展。我们可以通过品牌体系、价格体系、质量体系、产品体系的塑造,共同用好这个平台。同时,平台还可以实现信息共享、打通线上线下的一些渠道。”石丽平说。

  初衷

  如果把苗族传统工艺丢掉

  对不住来到这世上的责任

  在武陵山区的苗乡山寨,只要提起松桃苗绣,人们自然而然地把它和一位苗家女子石丽平联系在一起。

  石丽平,1966年出生在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达车村一家农户家里。18岁,她步入工作岗位,担任达车村文化站站长,后来在松桃自治县成立的第一家国营电解锰厂工作。2000年,厂里改制,石丽平迈出改写人生命运的关键一步,自筹资金做生意。

  事业顺风顺水,石丽平却有了心结。她自幼跟随母亲学习松桃苗绣,这是贵州省松桃县范围内生产的苗族刺绣,以绣和染的方式,把苗族的历史、文化和神秘记录在盛装上。多以花鸟虫鱼、日月山川为题材,着色大胆自由,天马行空,被称为幸存于世的“无字天书”。

  年轻人向往城市生活,离开农村,本无可厚非。但松桃苗绣的传承,却因此出现了严重的断代现象。石丽平发现,身边老一代民间刺绣艺人相继离世,他们的苗绣技艺也随之失传。这门手艺越来越落寞。

 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苗家人,石丽平不愿看到这种情形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她曾多次回忆儿时情景:每到晚上,村子里老人们就会在家里织布、绣图。

  夜幕下的大山和布满老茧的双手,看似寂静无声,却幻化出各种奇思、精巧的鸽子花、鱼龙等图案,诉说大山与儿女一代代的故事。

  “如果把苗族的传统工艺丢掉了,对不住来到这世上的责任,一个苗家人的责任。”石丽平说。此后,她毅然决定企业转型,传承保护和开发松桃苗绣。她在一篇自述中写道:用8年时间,徒步3万多里路,踏遍了贵州的苗寨,收集整理苗绣资料,详细记录不同绣种,跟不同的老绣娘学习绣法。先后6次到全国各地观摩传统刺绣作品,考察中国“四大名绣”及其他刺绣作品。

  中间,石丽平吃过多少苦不详,遇到多少困难没说,她心里所想,全是挽救松桃苗绣,为将母亲的手艺传承下去。

  经过多年的艰辛努力,贵州省松桃梵净山苗族文化旅游产品开发有限公司诞生,石丽平从一个人,到一个公司团队,从三个绣娘,到几百人的刺绣队伍,把松桃苗绣传承下来。

  不仅如此,松桃苗绣从边远的苗寨走出大山,石丽平的公司还开发出花鼓、鸽子花等六大系列两百多个品种苗绣产品,广受国人欢迎,并推广至全世界,出口到美国、日本、马来西亚、沙特阿拉伯等几十个国家。

  2011年5月,石丽平公司制作的“花鼓舞刺绣”系列作品、“凤舞花开”和披肩被外交部定为外交礼品。2013年9月,经国家民族博物馆推荐,“鸽子花”绣品被联合国选作礼品。2019年,石丽平入选“中国非遗年度人物”。松桃苗绣也早就被列入世界教科文组织可持续生计项目。

  传承

  送绣娘进入大学进修

  送一技之长脱贫致富

  因为松桃苗绣,石丽平为苗家人闯出了一条脱贫致富的好路子。

  家乡的苗族姐妹,怎么办?

  苗族,素有“高山苗”之称,人多数住在山坡上。有民谚说:“高山苗,水侗家,仡佬住在岩旮旯。”网上数据显示,贵州省共有人口3600多万,苗族人口有400万左右。如果没有苗族人的小康,贵州也不能算真正的小康。

  这些年,在石丽平的带动下,松桃苗绣已然是牵动全乡苗族人的产业。自2008年起,石丽平的公司陆续开展了几十期刺绣培训,共帮助周边乡镇4000多名妇女在家门口就业。

  这些绣娘中,大部分是县城下岗女工、农村苗族妇女和务工返乡人员,原本收入并不乐观。

  据了解,一个绣娘学会技艺,一个月最低挣2000元,而且自由加工,自由选择时间。

  石丽平一次次到乡村走访调研,上门送材料、教技术、回收产品,帮助家庭困难的妇女做苗绣。用实践证明:发展手工产业,有效解决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就业问题的同时,还让非遗文化得到传承。

  在众多绣娘中,有一个叫做石维仙的女孩。因家庭贫困,曾外出打工,工作繁重且工资不高。后来经过培训开始了绣娘工作,工资每月有3800元。公司还把她推荐到北京服装学院学习一个月,又去贵州民族大学在职学习两年。石丽平说,送黄金万两,不如送一技之长。

  石丽平心系全苗寨,希望通过培训,让群众熟练苗绣、蜡染、剪纸、雕刻等手工艺。“如果把这些非遗的手工艺都发展壮大成为产业,就能帮助更多易地扶贫搬迁群众解决就业问题,同时让非遗得到保护和传承。”

  转型

  线上开店上架松桃苗绣

  人大代表尝试直播带货

  突如其来的疫情,还是给松桃苗绣带来重创:一直以生产和出口高端民族手工艺品为主业的公司,海外订单一下子没了。去年公司销售收入将近6000多万,很多苗乡人收入增加。但今年,面对疫情,公司前几个月销售收入还不到20万元。面临销售额的猛烈下滑,石丽平感受到不小的压力。

  固定的渠道不接货,产品卖不出去,严峻的形势让她不得不思考如何转型。面对巨大压力,石丽平还在咬牙坚持。她仍然回购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妇女制作的手工艺品,光这一项就已经投入了170多万元。

  然而“兜底式”的回购,毕竟只是短期的权宜之计。石丽平意识到,要走出困境,还得靠转型。

  在公司最近组织的培训课上,石丽平说了这么一番话:“疫情带给了我们前所未有的压力,但是也让我们开始思考,怎么活下来、怎么去转型,我觉得今天在场的每位老师都要带着这种意识去设计产品,让我们的产品走进生活、走进寻常百姓家。”

  在线下经营最困难时,很多人会先想到在线上开店,石丽平也不例外。

  今年4月份,一家名为“鸽子花松桃苗绣”的淘宝店悄然上线。店主,正是石丽平。

  原本以为开店流程很复杂,没想到几分钟就完成了注册,她很快在店铺上架了松桃苗绣作品。有苗族手工制作的土布香囊、刺绣精美的颈椎枕、钥匙扣等家居产品,价格在39元至499元不等。

  为了给店铺“打call”,5月19日晚,她还和其他几位全国人大代表一起,走进淘宝直播间,在手机前与观众互动,为家乡特色产品吆喝。

  在直播间,石丽平拿着一串香囊,笑容满面:“这是我们用板蓝根植物染的、手工织成的布。里面用最古老的苗族配方,制作而成的香囊。”说话间,她唱了一曲苗歌,来自大山的声音,清脆洪亮,引来大家纷纷点赞。

  淘宝直播间偶遇全国人大代表,一些网友直呼没想到。

  而这正是石丽平为转型做出的尝试。过去,她的刺绣产品主要是高端手工艺产品,以出口国外为主。现在,她转而尝试国内市场。

  互联网,是一条重要途径。但网上经营肯定不是开个店就完了。“现在都是专业化的运营。”石丽平说,虽然自己办企业很多年,但是在电商领域还是个后进生,需要学习的内容很多。

  建言

  希望搭建民族手工平台

  实现抱团发展信息共享

  事实上,在疫情期间,石丽平通过视频电话等方式与全国人大代表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马尾绣传承人宋水仙,全国人大代表、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传统刺绣的传承人韦祖英等进行连线。受到疫情影响,当地的民族手工艺企业冲击不小,都在寻找破解之法。

  一场直播计划就此达成。在直播中,石丽平认真地向网友们介绍着家乡的手工艺品:“别看这小小的香囊,它可是承载着四项非物质文化遗产。”她意识到,转型线上经营,首先要用更加接地气的方式把苗绣的品牌打响。而平台经济不仅仅能提供一条销售渠道,也能对当地产业带来切实的带动作用。

  早先她已经走访调研了一圈。在实地考察中,她发现,这个行业,一直承受着较大的压力。“我们省的民族手工艺产业主要问题还是小和分散,不能形成合力,而这也导致了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差。”

  结合目前情况,石丽平认为政府部门、企业以及手工业者需要协作。

  “能不能通过政府部门来搭建一个平台,然后由公司自己来运作,公司之间通过平台实现抱团发展。我们可以通过品牌体系、价格体系、质量体系、产品体系的塑造,共同用好这个平台。同时,平台还可以实现信息共享、打通线上线下的一些渠道。”石丽平说。

  去年,石丽平接受《贵州日报》采访时曾经说道:“我不算是个纯粹的守望者,相对于守望,我更多的是做了衍生和发展,在非遗这个板块,我觉得不能停留在守望阶段,我想做的,是激发非遗自身的内在动力,将非遗化为指尖经济,以产业发展来反哺非遗。”

  现在来看,松桃苗绣正通过苗族人的努力,不断拥抱变化,寻找生机。

  “我是两会的‘老代表’了,履职的热情和初心一直没有变。”今年,第三次踏上全国两会征程的全国人大代表石丽平,用“不变的初心”来概括自己的心情。经过一年的走访调研,她围绕“民族手工产业”这一话题,准备了“搭建民族手工平台”、“带动妇女就业增收”等相关建议。今年,在疫情下的转型中,石丽平对平台的打造和发展有更多感悟。

  去年8月,国务院就出台了《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。其中提到,允许平台在合规经营前提下探索不同经营模式,明确平台与平台内经营者的责任,加快研究出台平台尽职免责的具体办法,依法合理确定平台承担的责任。

  推进“尽职免责”的落地,意义非凡。事实上,只有明确平台的责任范畴,对故意作恶和无意识犯错者进行区别对待,才能让平台在创新发展的过程中减少顾虑,让敢于创新、勇于担当的企业得到更好的发展机遇,对不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加强监管、提高门槛,杜绝“干与不干一个样、干多干少一个样”的现象。

  今年5月11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布《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,提出健全对新业态的包容审慎监管制度。

  多位全国人大代表认为,科学合理界定平台和经营者的责任,可以给大家吃定心丸,让商家的经营更有确定性。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、促进平台经济的发展,需要让大家在创新发展的过程中减少顾虑,让敢于担当的企业得到更好的发展机遇。

  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华茜将提交关于加快落实尽职免责的建议。石丽平对老乡的这一建议表示认可。在她看来,不论对电商平台还是中小经营者来说,这都是一个利好消息。

  石丽平时刻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人大代表。她曾捐资60多万元在家乡修建了10多公里乡村公路,资助17个贫困大学生完成了学业,在扶贫开发、助残、救济赈灾、文化艺术以及帮助贫困学生等方面,捐助现款累计达200余万元。“我是一名人大代表,也是苗家后代,我们苗乡还有很多姐妹没有脱贫致富,我有义务多帮帮她们。”石丽平曾这样说。

  文/本报记者 王海晋 【编辑:叶攀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